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随喜功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经行有六点好处  

2015-02-03 10:56:06|  分类: 精进修行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经行有六点好处 - 随喜功德 - 随喜功德

 

一、经行的好处

经行和静坐是禅修过程中最基本的主要形式,这在经律论三藏中处处可以见到,而经行一法从印度传到中国演变成了“禅堂跑香”,印度原本的经行法在中国早已失传很久了。为了更好地完善和落实佛陀时代的禅修经行法,于是依据有关的三藏原典对经行法做一番探讨,提供给大家作个参考,以利于修禅者如法地经行!

在古代印度不论是在家俗人还是出家修道人都有经行的习惯,午时前后在寂静的地方沿着一条直来直去的道路来回经行。经行的好处第一可以使很顽固的疾病痊愈,第二有利于消化肚中的食物。如果不然,因为常常静坐不动,往往身体就会出现很多病苦。如果能多多地经行,则可身安道隆。正如唐义净三藏所著《南海寄归传》云:五天之地,道俗多作经行,直去直来,唯遵一路,随时适性,勿居闹处,一则痊痾,二能销食。禺中日昳,即行时也,或可出寺长引,或于廊下徐行。若不为之,身多病苦,遂令脚肿、肚肿、臂疼、髆疼,但有痰荫不销,并是端居所致。必若能行此事,实可资身长道。

在《十诵律》中说到经行有五种好处:第一可以使身体轻快、反应敏捷;第二可以使身体有力气;第三可以使身体不容易生病;第四可以利于食物消化;第五可以使心力意志坚固而不动摇。正如其文曰:经行有五利:一剿健(jiǎo轻捷),二有力,三不病,四消食,五意坚固。

在《四分律》59卷也说到经行有五种好处:第一常常经行可以使身体能够堪受长途远行;第二经行能够提高思惟法义真理的能力;第三可以使身体少病少痛;第四可以利于食物消化;第五多多地经行可以使静坐以及入定的时间长久。欲界凡夫人的身体有很多问题,静坐时间久了,气血瘀结在那里,即使腿子不痛也非要走一走,经行可以帮助气血流通正常,所以非要经行不可。如果不经行,就算是得定了,你住在禅定里边的时间不长,就得要出定,还有这个问题,那就是身体有问题。正如其文云:经行有五事好:堪远行、能思惟、少病、消食饮、得定久住。在《行事钞·诸杂要行篇》也同样说到:经行五益,堪远行、能思惟、少病、消食饮、得定久住。

经行除了以上好处,更重要的是对除去昏沉睡眠盖有明显的效果,由此可以在经行时净修其心,断灭诸障,正知而住,进取圣道。如《摩得勒伽》云:“世尊听比丘昼日经行,坐除睡盖。” 《十诵律》云:“无病不得昼卧,若喜眠,应起经行。”“喜眠令经行者,除昏思故。”《瑜伽师地论》52卷14页云:昼则宴坐经行,净修其心,断灭诸障。

简要总结前文经行的好处一共有六点:

1、有利于食物消化;

2、可以使身体不容易生病;如果有病,可以使身体减少病痛;进一步还可以使很顽固的疾病痊愈;

3、可以使身体有气力、身心轻快、反应敏捷;

4、常常经行可以使身体能够堪受长途远行;

5、可以帮助全身气血流通正常,使静坐以及入定的时间长久;

6、可以在经行时除去昏沉睡眠盖,净修其心、断灭诸障、正知而住,能够提高思惟法义真理的能力,并进取圣道。

二、经行的时间

经行的时间长短不限,通常有在午时前后,比如《南海寄归传》云:“禺中日昳,即行时也。” 禺中是指午时前9点至10点,日昳是指午时后1点至3点。

还有佛及弟子通常会在饭后经行,比如在经典中常常见到“佛食后经行”、“诸比丘食后经行林中。” 如《佛说人仙经》云:尔时,世尊过夜分已,至于来晨食时,着衣执持应器,入那提迦城,次行乞食。得品馔已,还于本处,收衣洗足,敷座而食。饭食讫已,而暂经行,复还本座。

佛也常常在日后分时经行,也就是大约在下午4点到6点。如:

《佛说尼拘陀梵志经》卷上云:尔时,世尊于日后分,从自房出。是时,天雨方霁,晴光焕若,渐次行诣善无毒池,到池岸已,徐步经行。

《佛说白衣金幢二婆罗门缘起经》卷上亦云:佛世尊,日后分时,自房而出,诣鹿母堂,旋复经行。

对于精进修禅的佛弟子来说,佛陀规定除了有病的原因白天不可以躺着睡觉,要求要白天、初夜、后夜三时精进“经行、宴坐”修禅,以达到成就圣道、了脱生死。如《十诵律》云:“无病不得昼卧,若喜眠,应起经行。”“制昼卧者,有病应开。喜眠令经行者,除昏思故。” 《摩得勒伽》亦云:“云何卧?比丘不病,不得昼日卧,不得灯中卧。若疲极者,应起去,不得恼第二人。”

《瑜伽师地论》卷24云:悎寤瑜伽者,谓如说言:于昼日分经行、宴坐,从顺障法净修其心。于初夜分经行、宴坐,从顺障法净修其心。净修心已,出住处外洗濯其足,还入住处,右胁而卧,重累其足,住光明想、正念、正知、思惟起想巧便而卧。至夜后分,速疾悎寤,经行、宴坐,从顺障法净修其心。

《瑜伽师地论》30卷7页云:于昼分,经行、宴坐。于初夜分,亦复如是。于中夜分,右胁而卧。于后夜分,疾疾还起经行、宴坐。

《摩得勒伽》云:世尊听比丘昼日经行,坐除睡盖。初夜过,四揲郁多罗僧敷,卷揲僧伽梨为枕,右胁卧,脚脚相累,不得散手脚,不得散乱心,不得散乱衣,作明相正念,起想思惟,然后眠。至后夜,疾疾起,经行,坐除去睡盖。

在静坐过程中,如果使用其它办法都不能除去昏沉睡眠的时候,就应该从座位上起来经行,走上一百多步必定可以清醒。如日本·莹山绍瑾著《坐禅用心记》云:坐中若昏睡来,常应摇身或张目,又安心于顶上发际眉间;犹未醒时,引手应拭目,或摩身;犹未醒时,起座经行。正要顺行,顺行若及一百许步,昏睡必醒。

在床上不应该大声咳嗽、慨叹、打喷嚏、叹息、思念世俗间的事情,到了应该起来的时间,还犹豫不定时就应该责励自己,立即起来经行。正如《三千威仪经》云:不得大欬(kài謦qǐng妙)、咤(zhà咤字去声叹也)、喷(喷pēn嚏ti)、?(?许介切喝也)、叹息、思念世事,不得倚壁。欲起以时,若意走不定,当自责,即起经行。

在众人居住的地方,对于有睡觉打呼习惯的人,应该多多地经行。如果睡眠很重不能经行,可以到不干扰别人的地方去睡。正如《十诵律》云:若鼾hān睡者,应记经行。不能者,屏处睡,不得恼众。当然对于夜里睡觉打呼振动、说梦话的人来说,如果没有扰乱他人意思则没有罪过。如《僧祇律》云:若比丘夜鼾睡、振动、寱yì语,不作扰乱意,无罪。

也可以“随时适性”经行,不拘时间。

当然不要在身体被辛苦所制伏、被疲倦所制伏、心被掉举所制伏的时候,去经行。如《瑜伽师地论》卷24云:非身劬劳、非身疲倦、非心掉举所制伏时而习经行。

三、经行的处所

在佛陀时代的僧团中,合适固定的经行处所是僧人得以安住的一个重要条件,正如:《瑜伽师地论》99卷11页云:若依园林,或诸寺院,经行处等,而得安住;应知是名居处所依。《沙弥十戒法并威仪》云:常昼夜三时诵经行道,一者整衣服,二者若经行必令有常处。

1、经行的处所通常有五处:

第一是空气清新的闲静处,比如山中、树下、河岸空地等,正如经典中说 “尔时诸比丘在河岸边空地经行。”《大毗婆沙论》126卷14页云:习近亲爱与怨憎,便生贪欲及嗔恚。故诸智者俱远避,独处经行如麟角。

第二是在房前或自己住的房门前空地经行,正如经典中说“时诸比丘,维耶离(国)僧坊门间空地经行。” 《萨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》4卷亦云:佛住舍卫国,有一比丘食已房前经行,彼经行已,敷尼师檀,一处结加趺坐坐禅。

第三是在讲法堂前面的空地经行;

第四是在宝塔下面的空地经行;

第五是在阁楼下面的空地经行。

正如《大比丘三千威仪》卷上云:经行有五事:一者当于闲处,二者当于户前,三者当于讲堂前,四者当于塔下,五者当于阁下。……闲处者,谓山中树下,亦谓私寺中不与人共。

2、对于经行处的建造:

依据佛陀经行基的宽度是三尺六,也就是1米宽,长“二丈六七许”,至少有9米多长。如果依据唐胎藏部密法高僧善无畏所传,经行处的长度按照一尺八寸乃至一尺四寸为一肘的话,大约在12米到15米长。周围环境要安静,地面要求要干净平整,也可以用砖石垒成一条直道。在地面画上直线,沿着直线经行。在两头竖立标杆,在两头标杆上拉上与胸部齐高的绳子,在绳子上穿上长长的竹筒,这是用于身体不好的人可以手扶着竹筒经行。引证如下:

《无畏三藏禅要》云:汝等习定之人,复须知经行法则。于一静处平治净地,面长二十五肘,两头竖标,通头系索才与胸齐,以竹筒盛索,长可手执,其筒随日右转平直来往。

《资持记释》云:十诵示行相:画地,谓作直道,不使斜曲故;或用砖石为之。寄归传云:五天之地,道俗多作经行,直去直来,唯遵一路。谓以砖石累为直道,狭而且长,人之往来,有同经纬,故以名焉。又云:佛经行之基,阔二肘,长十四五肘。阔三尺六,长二丈六七许。上以石作莲华开势,高二寸,阔一尺有十四五,表圣足迹也。

《毗尼母经》6卷云:若经行处地不平者,应当平之莫令高下。

《四分律》50卷云:时彼上座老病羸顿经行时倒地,佛言:听绳索系两头,循索行。捉索行,手软破手。佛言:听作卷若竹筒,以绳穿筒,手捉循行。经行时疲极,听两头安床。

除了前面几种经行处以外,因为有些地区露地经行害怕毒虫等,所以可以做成悬空经行处;因为有风吹雨打日晒,所以可以做成“经行舍”或“经行堂”。具体情况如下引证:

《四分律》50卷云:时诸比丘露地经行,有蛇、蝎、蜈蚣、百足,未离欲比丘见恐怖。佛言:听作悬经行处。不知云何作?佛言:下竖柱上安板木阁道行,若患风雨日曝,听作屋覆。

《四分律》50卷云:时诸比丘露地经行,患风雨日曝,得患。佛言:听作经行堂。不知云何作?佛言:听长行作,作堂所须一切给与。

《毗尼母经》6卷云:有比丘露地经行,值天大雨污湿衣尽,愁忧不乐。佛闻已告诸比丘:听比丘作经行舍。比丘在耆阇崛山中露地经行,值天卒风暴雨兼复日热所逼。佛闻此因缘,听诸比丘作经行舍。

为了避免他人讥嫌,修行人在经行的地面一般不适合铺设极其贵重的地毯等一类东西。如《毗尼母经》5卷云:以锦不听敷经行处者,有檀越持国土所贵重锦持来施僧,僧得已,用敷经行地。檀越后来见之嫌言:云何比丘无爱惜心?如此贵物云何敷经行地而践蹈之?如此展转世尊闻之告诸比丘:从今已去,檀越所施好贵重物,不应敷经行地。

如果是为了清除经行处地面的杂物杂草,而损伤到了生长着的花草树木,作为比丘来说是不算犯过失的。如《四分律》12卷(初分之十二)云:若除经行地上、若扫经行来往处地,误拨断生草木,若以杖筑地拨生草木断,无犯。

3、对于经行处的选择:

选择经行处所的大小没有一定的限制,可以选择合乎自己心愿的合适相称的很宽广、很长大的地方经行,从这边往那边去,或者向后转回来直线的经行,不是圆、也不是方形的经行。一来、一往身体直线上行动出来的,这叫做经行。正如《瑜伽师地论》卷24云:言经行者,谓于广长、称其度量一地方所,若往、若来相应身业。

对于一个精进用功的修禅者来说,应该选择自己所居住的院子、房子以及广长合适的不共于别人的固定经行处往返的经行,不要选择在别人所住的处所经行,不要在不熟悉的地方经行,不要在往返不自在的地方经行,不要在人家不同意而勉强到那个地方去经行。比如在寺院,执事人不同意你在那里经行,你也不要勉强。如《瑜伽师地论》卷24云:从施主家还归住处,于昼、夜分,在自别人所经行处往反经行;非于他处、非不委处、非不恣处、非不与处而辄经行。

特别要注意:不可以在淫欲炽盛的人前及色情场所经行,不可以在玩游戏的小孩前及赌博游戏场所经行,不可以在卖酒、喝酒的人前及场所经行,不可以在屠宰场及卖肉的场所经行,不可以在监狱里看管囚犯的差役前经行,不可以在杀生的人前经行。一般情况尤其是女众为了安全起见,不要选择过于偏僻幽深的山谷、树林等地方经行。如《摩诃僧祇律》35卷云:不得在淫女前经行,摴蒱儿前、估酒前、屠肆前、狱卒前、杀人前。不得深邃处经行,当在不深不浅处经行。经行法应如是,若不如是越威仪法。

如果是多人所居住的房子有上中下三层,可能是为了不影响下层居住的人,那么只可以在下层经行,不可以在上层和中层经行。正如《摩诃僧祇律》34卷云:若是上屋,地作绀青色者当以物裹床足,不得在中然灯经行、及着革屣,不得唾地,当用唾壶;若是中屋者,得洗足、洗手面、荡钵;下屋者,得然灯经行、洗手足面、荡钵。房舍应如是,若不如是越威仪法。

除了住处狭小或与厕所相连不可避免以外,一般情况下不要选择在厕所边经行。如《萨婆多部毗尼摩得勒伽》6卷云:云何厕边?比丘不得厕边浣衣、割截衣、缝染衣、不得捉经、不得诵经、不得作白、不得经行,一切事不得作,除厕相连。

《五分律》27卷亦云:有诸比丘于厕边坐禅、眠卧、染缝衣服、受经、经行,妨诸比丘上厕。诸比丘以是白佛,佛言:不应尔。有诸比丘住处狭小不得避厕,以是白佛,佛言:若住处狭小,听以衣物遮之令不相妨。

在僧团中受处分的“别住比丘”也不可以选择与“清净比丘”一起经行,或选择比别人更好的经行处经行。对于现代人来说可以引申为:如果共修应该选择清净的道友在一起经行,会比较相应,不然就不要在一起经行。如《五分律》28卷(弥沙塞)云:复有别住比丘,与如法比丘并经行,或自在胜经行处。佛言:不应尔。

同样在《毗尼母经》6卷亦云:有行摩那埵比丘,众僧经行处经行。佛见之即制:不听有罪比丘清净比丘经行处经行。

如果习惯于经行,而安居的经行处有很多毒虫难,在这种情况下是可以离开此处,另外选择安全的经行处居住。如《四分律》37卷云:尔时有比丘在住处安居,经行处多诸毒虫。此比丘狎习经行,经行体安,不经行不安。彼比丘自念:我在此住,必为我命作留难。作此念已,往白佛,佛言:若有此事,应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